热点链接

老版藏宝图

主页 > 老版藏宝图 >
毛泽东谈中共一大: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
时间: 2019-09-08

  1945年4月21日,党的七大预备会议在延安举行。毛泽东在会上作报告,说明大会的方针,并简要地回忆了中共一大的情况:“1921年,我们党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在12个代表中,现在活着的还是员的(叛变了的如张国焘之流不算),一个是陈潭秋,现在被关在新疆监牢里,一个是董必武,现在飞到旧金山去了,我也是一个。12个代表中现在在南京当汉奸的就有两个,一个是周佛海,一个是陈公博。会是在7月间开的,我们现在定7月1日为党的周年纪念日。本来是在上海开的,因为巡捕房要捉人,跑到浙江嘉兴南湖,是在船上开的。发了宣言没有?我不记得了。当时对马克思主义有多少,世界上的事如何办,马会苹果报,也还不甚了了。所谓代表,哪有同志们现在这样高明,懂得这样,懂得那样。什么经济、文化、党务、整风等等,一样也不晓得。当时我就是这样,其他人也差不多。当时陈独秀没有到会,他在广东当教育厅长。我们中国《庄子》上有句话说:‘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现在我们还没有‘毕’,已经很大。苏联是由马克思主义的小组发展成为领导苏维埃联邦的党。我们也是由小组到建立党,经过根据地发展到全国,现在还是在根据地,还没有到全国。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是很小的小组。这次大会发给我一张表,其中一项要填何人介绍入党。我说我没有介绍人。我们那时候就是自己搞的,知道的事也并不多,可谓年幼无知,不知世事。但是这以后24年就不得了,翻天覆地!整个世界也是翻天覆地的。”

  由于各种原因,中共一大许多原始文献都没有保存下来。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对党的一大记忆日益模糊,以致当年的代表竟然没有一人记得中共一大开会的具体日子。

  1937年,中共中央进入延安,终于迎来相对稳定的环境。1938年春天,为进一步扩大中共的影响并凝聚全党,中央决定组织建党纪念日活动。由于无法确定具体日子,最后,只得由毛泽东与董必武商量,把党的生日定为7月1日。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了《论持久战》的著名讲演。他首次提出:“今年7月1日,是中国建立的17周年纪念日。”1941年6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中国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纪念指示》,提及“今年七一是中共产生的20周年”。这是以中共中央名义作出的把“七一”作为党的生日进行纪念的第一个文件。从此,“七一”就作为党的生日固定下来。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在预备会议的报告中说:“会是在7月间开的,我们现在定7月1日为党的周年纪念日。”

  关于中共一大的开幕日期,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经过党史工作者的努力,最终确定为1921年7月23日。中国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产生了中国第一个纲领、中国第一个决议(《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两份重要文件。这些档案原件也都未能保存下来。所以,毛泽东在报告中说:“发了宣言没有?我不记得了。”直到20世纪70年代,研究者才分别在美国哥伦比亚图书馆与共产国际归还的档案中发现两个文献的英文稿与俄文稿,使人们能够了解这两个文献的内容,但中文稿迄今未能找到。

  毛泽东在报告中指出,参加大会的有“12个代表”。实际上,除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外,参会的代表有13人。于是,包惠僧是否是中共一大代表曾经引起一场激烈的讨论。

  毛泽东在报告中提到,参加大会的代表当时活着的员还有3个人(叛变了的如张国焘之流不算),分别是毛泽东本人、董必武和陈潭秋,但实际上陈潭秋已经牺牲。1943年9月27日,陈潭秋和毛泽民、林基路等一起被新疆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由于消息隔绝,延安当时并不知道陈潭秋牺牲了,所以毛泽东说:“陈潭秋,现在被关在新疆监牢里”,并且在党的七大上,陈潭秋仍被选为中央委员。大型ETF击败积极管理的基金 你应该选择什么

  在报告中,毛泽东还讲到他本人填表的情况。这是其他一大代表都没有提及的事情,引起了党史工作者的特别关注。中国的创建有一个过程,大致可以分为建立早期地方组织和建立全国组织两个阶段。中国早期组织最先出现在上海。1920年8月,第一个早期组织在上海正式成立,首批成员有陈独秀、俞秀松、李汉俊、陈公培、陈望道、沈玄庐、杨明斋、施存统等人,陈独秀为书记。

  上海小组作为中国的发起组和联络中心,在建立全国统一的工人阶级政党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而后,在北京、武汉、广州等地先后建立了的早期组织。关于长沙是否建立过的早期组织,党史界在20世纪80年代曾经进行过激烈争论。一种观点认为长沙没有建立的早期组织,毛泽东是以新民学会代表的身份参加党的一大,并在大会期间入党。其依据为,毛泽东说:“这次大会发给我一张表,其中一项要填何人介绍入党。我说我没有介绍人。”另一种观点认为,长沙建立了的早期组织。其理由为,毛泽东说:“我们也是由小组到建立党,经过根据地发展到全国,……我们开始的时候,也是很小的小组。”而毛泽东是中共一大期间填表,不过是补办入党手续。持这一种观点的文章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在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关于中共八大档案中,有一份毛泽东亲自填写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记表。这个登记表上关于入党时间的一栏中,毛泽东清清楚楚填写的是1920年,而不是召开中共一大的1921年。

  经过广大党史工作者的调查考证和专门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长沙建立了早期组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中国历史》第一卷上说:“在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的积极活动下,长沙的早期组织于1920年初冬在新民学会的先进分子中秘密诞生。在反动军阀的残暴统治下,长沙党组织的建立和活动都十分隐蔽。”

  毛泽东说:“我们中国《庄子》上有句话说:‘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现在我们还没有‘毕’,已经很大。”1945年6月17日,在中国革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上,毛泽东发表演说,又一次引用了这句话,并解释说:“‘作始’就是开头的时候,‘简’就是很少,是简略的,‘将毕’就是快结束的时候,‘巨’就是巨大、伟大。这可以用来说明是有生命力的东西,有生命力的国家,有生命力的人民群众,有生命力的政党。”“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这句富有哲理的话正是中国的真实写照。

  中国刚刚成立时,只有几个小组,几十名党员,也没有什么影响。说:“‘一大’开过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连报纸上也没有一点报道。但是中国的伟大事变在实质上却开始了。”

  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讲:“历史上从来就是弱者战胜强者,没有枪的人战胜全副武装的人。……我们中国也是如此,开头是稀稀拉拉几十个人的小组,现在也是领导着整个国家,领导着六亿四千万人口的大党。”

  毛泽东介绍中共一大的情况,讲述中国怎样由“简”到“巨”的过程,是要激励人们更加的努力奋斗。他在预备报告中指出:“我们现在还没有胜利,力量还小,前面还有困难。”“所以我们必须谦虚谨慎,不要骄傲急躁,要戒骄戒躁。”“大会的眼睛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不然就要影响大会的成功。大会的眼睛要看着四万万人,以组织我们的队伍。”“事情总是不完全的,这就给我们一个任务,向比较完全前进,向相对真理前进,但永远达不到绝对完全,达不到绝对真理。所以,我们要无穷尽无止境地努力。”两天后,中共七大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隆重开幕。

  (摘自2013年第7期《湘潮》,原标题为《毛泽东谈一大,填补党史空白》)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baanw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49494开奖结果| 金财神论坛| 马会资料小财神788118| 财神高手论坛| 澳门天机诗| 29ffcom雷锋| 118香港挂牌| kj139本港| 凤凰马经图| 香港金明世家|